英国Flybmi航空公司昨日宣布破产,成为在本月中第二家破产的欧洲航司。

Flybmi前身是成立于1987年的Business Air,1998年被英国米德兰航空(BMI)收购,于2001年更名为BMI区域。2012年,国际航空集团买下BMI,并将区域业务出售给Sector Aviation控股。2017年它再度更名为Flybmi。截至宣布破产时,Flybmi共运营3架ERJ-135及14架ERJ-145。

Flybmi将破产的主要原因归咎于燃油成本和碳排放成本增加,后者是由于欧盟决定将英国航企排除在全面参与排放交易计划之外所导致。此外,Flybmi还表示英国“脱欧”也会使未来有更多不确定性,例如无法获得高价值航线的运营权。

十天前,德国日耳曼尼亚航空(Germania)申请破产,原因包括去年夏季燃油成本剧增、欧元兑美元汇率下跌、未能顺利完成融资导致资金流动困难。

而在此之前,已经有更多欧洲的航空公司陷入了“破产旋涡”。

2017年5月,意大利航空申请破产,掀开“欧洲航企破产潮”。这家公司作为意大利的载旗航司,长期以来经营不佳、成本居高不下,在10年内数次面临破产危机。即使是2014年阿提哈德航空与其他意大利股东为这家航空公司的重组斥资17.22亿欧元,并制定了一个3年扭亏为盈的计划,这家公司终究没能摆脱严重的财务问题。

另一个阿提哈德航空的小伙伴,柏林航空于2017年8月启动破产程序,原因是连续多年亏损,以及其大股东阿提哈德航空公司停止注资。但就在当年4月,阿提哈德航空还为柏林航空增资2.5亿欧元,然而柏林航空的业务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恶化,“看不见希望”的“土豪”也不得不放弃。(小圈注:阿提哈德航空怎么摊上这两个小伙伴……

紧随其后的是俄罗斯维姆航空,在2017年9月申请破产。俄经济发展部部长马克西姆·奥列什金称,低通胀是导致维姆航空财务状况恶化的因素。

再接下来是在2017年10月申请破产的英国君主航空。1967年成立的君主航空称得上是一家老牌航司了,它以伦敦卢顿机场为基地,长期经营着英国至地中海国家、埃及和土耳其等度旅游胜地的航线。其无法维持经营的原因包括航线上低成本航空的激烈竞争、土耳其动乱导致游客减少和英国“脱欧”导致英镑贬值等。(小圈注:英国“脱欧”对航空业的影响不小,除了影响航企,空客位于英国的机翼生产部门也可能面临物流和关税难题

熬过艰难的2017,但还有更多航企在2018不好过。

丹麦PrimeraAir宣布从2018年10月2日起停止运营。PrimeraAir在声明中表示,因公司未能获得长期融资,别无选择只能申请破产。而分析指出,Primera Air走向停业还有更多原因,包括公司扩张过快,常年无法盈利,而进入竞争激烈的长途廉航市场是其致命硬伤,加速了其走向终结。

仅仅两周后,10月17日塞浦路斯Cobalt宣布停业,该公司报告的财政赤字约为580万美元。2016年中航工业通过AJ Cyprus向Cobalt注资3000万欧元,持有该公司49%股份。深蓝航空亦多次表示希望开通中国航线,还在停业前的几个月开通了中文社交账号。

2018年9月-10月,小星球航空在德国和波兰的子公司先后宣布财务困难,小星球航空开始重组,试图通过裁员、减少飞机来降低成本维持运营,然而最终重组失败。11月小星球航空被立陶宛取消经营许可,正式停业。

还有更多小型航司、公务航空公司没能挺过2018。

瑞士的区域航空公司SkyWork由于财务状况不佳且与新的投资者谈判失败,在8月29日宣布破产;比利时VLM航空在8月31日宣布再次停业,距其上一次破产清算仅时隔2年;德国Azur航空由于油价走高、经济不景气等原因在9月宣布停止运营;兼营定期商业航班和公务航班的瑞士PrivatAir在12月宣布破产……

短短两年内,超过10家欧洲航司破产关门,除了自身经营情况不佳外,更有英国“脱欧”、土耳其动乱等政治因素,油价持续走高和欧洲航企不断整合让小公司失去竞争力等因素的直接推动。在“欧洲航企破产潮”中,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

在国内,多家民营航司从2018年开始也踏上寻找新的控股股东的重组之路。你认为这样的趋势是否会在2019年持续?下一家换东家的航司会是谁?欢迎文末留言~

(图表中数据并非最新数据)

加入航旅圈俱乐部(微信群)更多探讨和互动,可加微信hanglvq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