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款违约、财物被封、股权冻住,2018年以来深陷债款危局的广州老牌房地产开发商粤泰股份(600393.SH),近期找到了援手——北方世界信任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信任”)。4月25日,粤泰股份布告称,与北方信任签定了《全面协作协议》,北方信任拟对公司展开授信事务,额度达 48 亿元。

  实际上,粤泰股份北方信任之间的融资协作早已有之。到4月25日,粤泰股份全资子公司向北方信任告贷余额尚存3.09亿元,占粤泰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告贷总额的3.87%。

  其实,北方信任逆势大额授信粤泰股份并不古怪。

  《我国运营报》记者注意到,北方信任具有深沉地产事务股东资源,早在其2012年年报中就说到,北方信任与相关方天津泰达集团、天津泰达出资控股、津联集团等多个公司有相关买卖,买卖类型主要是信任告贷和信任出资两种方法。

  颇值一提的是,很多进入地产事务背面,北方信任曾屡次堕入假贷胶葛,2017年、2019年,更是因地产事务违规两次遭监管处分。

  逆势授信48亿

  4月25日,粤泰股份布告称,该公司与北方信任的《全面协作协议》经过了董事会审议赞同。

  布告显现,北方信任给予粤泰股份48亿元授信额度,5年期的融资本钱不低于11.2%。其间对公司名下广州天鹅湾二期和广州侨林苑底商、江门市悦泰置业有限公司名下江门悦泰70层等五个项目,经过债款重组及新增开发资金的方法供给融资约48亿元。

  实际上,粤泰股份上述布告发布的前一天,4月24日,粤泰股份发布的《关于收到重要合同的提示性布告》中现已提及,北方信任粤泰股份供给的授信额度高达63亿元。

  记者注意到,上述布告中曾提及“包含但不限于就粤泰控股及其共同行动听的股票质押融资、查封的财物展开再融资协作,或其他方法展开投融资协作,协作规划不超15 亿元。”不过,这笔15亿元协作终究未出现在两边签定的全面协作协议傍边。

  48亿巨额授信背面,粤泰股份面对巨额债款逾期。

  4月30日,粤泰股份发布的某律所《关于广州粤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表出具带有继续运营严重不确定性阶段的无保留定见的审计陈述的专项阐明》显现,到2018年12月31日,本集团逾期告贷29.52亿元,并触及较多的诉讼、裁定事项,部分银行账户、开发项目、物业和股权、债务等被冻住或查封,逾期敷衍利息2.46亿元。

  另一方面,依据粤泰股份4月25日布告,2018 年度粤泰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与北方信任一共发生了3笔告贷,到布告日,告贷余额尚存3.09亿元,占粤泰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告贷总额的3.87%。

  逆势授信粤泰股份背面,是北方信任对地产类项意图“喜爱”。

  记者整理北方信任2018年以来推介的30余个产品系列发现,融资方运营范围中包含房地产事务的占半数以上。

  工商材料显现,北方信任的股东达28家,其间有9家单位的运营范围触及房地产业。北方信任控股股东天津泰达出资控股有限公司的运营范围中就包含房地产业、建筑业。

  早在2012年年报中,北方信任与相关方天津泰达集团、天津泰达出资控股、津联集团等多个公司有相关买卖,买卖类型主要是信任告贷和信任出资两种方法。

  就粤泰股份北方信任协作等相关问题,记者致电、致函粤泰股份,其回复称,相关问题以布告为准。

  屡次涉地产事务违规

  原银监会官网显现,天津银监局于2017年5月26日向北方信任接连作出4份处分决议,罚款金额合计80万元。处分原因中包含 “相关买卖未履行事前陈述准则”“违规发放房地产告贷”。

  时隔两年,本年4月10日,天津银保监局再度对北方信任的行政处分决议书。处分原因依然是“违规发放房地产自营告贷”“信任资金违规发放房地产告贷”。

  北方信任地产事务乱象可见一斑。

  依据2015年4月25日津滨开展(000897.SZ)布告,2015年4月,津滨开展拟与北方信任签定5亿元的信任告贷合同,告贷利率不高于10.5%,告贷利息按季付息,告贷期限为3年。

  该布告一起对相关买卖进行提示,“因我公司与北方世界信任股份有限公司同属天津泰达出资控股有限公司操控下的公司,上述买卖构成我公司相关买卖。”在相关买卖之下,上述告贷曾被获准展期、降息。

  依据2017年5月18日津滨开展布告,上述告贷仅在2016年11月已偿还告贷本金5000万元,到2017年5月17日该信任告贷余额4.5亿元。 经洽谈后,北方信任赞同将上述剩下信任告贷4.5亿元告贷利率降为8.9%,展期18个月(告贷期限延至2019年11月11日)。

  无独有偶。

  2016年1月8日,天津高级人民法院(2015)津高民二初字第0076号判决书显现,原告为北方信任,被告为智造(我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造我国”)、智造(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造天津”)、智造(天津)构思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造天津构思”)、蔡文革。

  法院查明,北方信任于2014年8月21日、2014年8月25日分三笔向智造我国发放了4.32亿元人民币告贷。智造天津、智造天津构思、蔡文革为担保方。

  后因该笔假贷资金胶葛,北方信任将上述4个融资、担保主体诉至法院。

  工商材料显现,智造我国为台港澳独资企业,成立于2010年1月,蔡文革为其法定代表人。智造天津成立于2010年8月,为北方信任全资子公司,2017年年报显现,北方信任认缴出资时刻2012年3月1日,认缴出资方法“债务”。智造天津构思成立于2010年9月,亦为北方信任全资子公司。2017年年报显现,北方信任认缴出资时刻为2010年12月,认缴出资方法相同为“债务”。

  智造我国、智造天津、智造天津构思的运营范围也相似,前者包含构思工业园的建造、运营与办理等,后两者一起包含运营范围包含构思工业园区运营与办理,房地产开发与运营等。

  直到2018年年末,北方信任与上述4主体的假贷胶葛还未履行结束。2018年12月19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履行裁定书(案号为(2018)津02执恢166号之一)显现,“因为查封的其他产业暂不具有处置条件,且经对被履行人银行存款、工商登记、房产及车辆进行查询,未发现被履行人有其他可供履行的产业。”

  就北方信任逆势大额授信粤泰信任、地产信任事务规划以及再三被罚的原因等相关问题,记者致电、致函北方信任方面到发稿,未获回复。

(文章来历:我国运营报)

(责任编辑:DF078)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