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来源:滴石财经

日前,蔚来汽车股价下跌10.71%至1.75美元,最低达1.71美元,为52周最低点。每股3美元左右跌到1.75美元,蔚来汽车只用了5个交易日,对于一年前的13.8美元这可以说是惨不忍睹。蔚来汽车市值也缩水至18亿美元。

更严重的是,蔚来汽车未来有很大可能会被强制退市。因为,美国证券市场有“1美元退市法则”,如果连续30个交易日平均股价不足1美元,纽交所将发出退市警告,被警告的公司如果在警告发出的90天里,仍然不能采取相应措施,股票将面临强制退市。

到目前阶段,对于仍然是以烧钱为主业的造车新势力来说,资金是最最重要的因素。有钱时候的造车新势力,不一定能造得出车来,而没钱的造车新势力就更不行了,连生存都是问题。

01

即将资不抵债的蔚来汽车

蔚来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总收入为15亿元,环比下降6%。第二季度净亏损33亿元,市场预期亏损29亿元,与一季度相比亏损增加25.2%,与去年同期相比更是增加了83.1%。

而截至6月末,蔚来总资产约182亿元,总负债177.5亿元,距资不抵债仅一步之遥。蔚来的流动资产已经不抵流动负债,流动比率小于1。而流动比率是企业短期偿债能力的重要体现。

有媒体统计,蔚来4年来的亏损达到了约50亿美元,这相当于特斯拉15年累计亏损金额。算上最新财报披露的亏损,蔚来自2014年成立以来的亏损总额将达到约57亿美元,超过400亿元人民币。

对此,蔚来创始人李斌声明表示,按照非美国会计准则(NON-GAAP)的计算方式,蔚来的实际亏损是220亿元人民币,其中有100亿元都是花在了研发上。

根据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蔚来研发费用支出分别为14.65亿元、26.03亿元、39.98亿元,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支出23.79亿元,这三年半蔚来共合计支出为104.45亿元。

除了蔚来宣称的100亿研发投入之外,它在营销方面的投入也是一笔巨大的资本支出。2016年至2018年公司销售和管理费用分别为11.37亿元、23.51亿元、53.42亿元,2019年上半年营销费用为27.41亿元,这三年半蔚来合计支出115.71亿元。

在成本高企,亏损不断加大的同时,蔚来汽车的销量也开始大幅下滑。

蔚来今年第二季度共交付3553台汽车,其中ES8交付数量为3140辆,ES6交付数量为413辆。同比一季度的3989辆,下降10.9%,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7.9%。另外,二季度汽车销售额为14.1亿元,环比下降7.9%。

业内专家认为,蔚来汽车的盈亏平衡点为年销量在3.5万辆左右,但目前来看,蔚来的销量将很难达到2万辆,亏损还将继续,短时间难以实现扭亏。

02

断臂求生难有效果

在巨大的成本压力下,蔚来汽车开始多方面削减成本方面。近日,蔚来汽车确认,截至今年年底将再次减少员工数量,从9000多人减少至7000多人。并且蔚来还会剥离一部分非核心业务。而此前李斌发布的内部信中就提到,蔚来计划在今年9月底之前裁员1200人。

今年8月,蔚来出售了其电动方程式车队的多数股权,放弃FE车队拥有者的身份,转变为品牌冠名赞助方。另外,蔚来也正计划将充电服务部门NIO Power拆分、独立融资,希望摆脱蔚来输血的同时,反哺蔚来股价。

但这些措施目前还难以看到效果,继续找到融资是蔚来最为迫切的需要。蔚来汽车CFO谢东萤在近期的电话会议中透露,蔚来在中国目前的融资计划正处于积极的进程,但短期内公司不会透露任何有关融资的信息。可见,对于持续烧钱的蔚来汽车而言,与裁员、减少运营成本等“瘦身”方案相比,融资才是最直观的“续命”方案。

在蔚来赴美上市前,经过A轮到D轮融资,蔚来汽车已经公开的累计融资金额达150亿元,其投资方包括腾讯、京东、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红杉资本、Baillie Gifford&Co、中信资本、淡马锡、厚朴基金、IDG资本、联想创投等。

2018年,历经多轮融资的蔚来终于登陆了资本市场。但这对于蔚来来说,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作为融资方式,IPO其实是成本最高的,但之前一直靠私募股权获取融资的方式已经快走到尽头,私募资本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对于造车新势力趋之若鹜。

如今,蔚来汽车上市已有一年,蔚来汽车股价持续暴跌,反映资本市场对公司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许多股东进行了股份减持。记者注意到,截至今年上半年,共有91家机构对蔚来进行了减持。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机构股东Baillie Gifford&Co。6月30日,Baillie Gifford&Co减持了145.6万股,减持比例1.43%。

与此同时,评级机构近期也下调对蔚来汽车的评级。光大证券称,鉴于蔚来盈利改善趋势以及长期业务模式仍待观望,将蔚来的评级下调至“减持”。

今年9月上旬,蔚来宣布,拟向投资者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预计在9月底之前完成。腾讯旗下的附属公司和蔚来创始人李斌将分别认购1亿美元可转债。这可以看作是蔚来在资本市场上的又一次努力。

03

蔚来危机在加剧

2019年可能是近年来造车新势力最艰难的一年,而也有可能是未来几年,造车新势力最好的一年。

随着中国汽车市场持续整体走低,造车新势力们的日子跟着越来越不好过。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厂马上就可以投产了,这对于造车新势力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利空。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尤其是中国汽车市场开始由高速发展进入低俗平稳的时期,中国消费者对于汽车的品质、设计、工艺、性能等的要求也越来越严苛和专业。新势力们根本没有犯错的机会。

2019年,蔚来汽车负面缠身,ES8相继在西安、上海、武汉发生了3起自燃事故。随后蔚来主动发起召回,此次召回共产生了3.391亿元的费用,被计提至第二季度财报中,这也加剧了蔚来的亏损。销量方面,2019年第二季度,蔚来汽车交付量为3553辆,带来14.145亿元的销售收入,较第一季度下降7.9%。

很明显,当自身的造血能力尚未强大之时,长期以来不差钱的蔚来汽车终于感受到危机。虽然采取了大规模裁员、降本的措施,但另一方面的成本提升却无法避免。蔚来汽车官方近日发布消息称,将在国庆假期期间在国内再开9家门店,其中包括1家NIO House和8家NIO Service。届时,蔚来汽车门店数量将增至45家,覆盖全国33个城市。

NIO House即蔚来中心,主要包括展车、会议室、书吧、咖啡、儿童乐园等服务;NIO Service即蔚来服务中心,主要包括汽车保养、维修、救援、新车交付、一键呼叫等服务。目前,蔚来汽车在全国拥有20家NIO House,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苏州、成都等17个主要城市。这些网点都建在各城市最为黄金的地段,成本可想而知。而为了刺激市场,蔚来近期又推出了终身免费换电、五年无利息分期付款的服务,成本降低还需要继续努力。

可以说,当前的蔚来汽车已经处在了危机的边缘,无论是哪方面做得不够好都会引发更大的问题。烧钱不止的蔚来汽车如果不能提升销量,改善运营结构,就算是有新的投资进来,也会面临更多的问题。

掌握50万亿的机构,他们在买什么股

推荐阅读